白色的芦苇在夜风中摇晃孱弱的身体来来回回似是承受不起这夜色的浓重秋霜的打击 冬风的凛冽所有对他的打击他都没有屈服和忏悔依
日期: 2019-06-27

白色的芦苇在夜风中摇晃孱弱的身体来来回回似是承受不起这夜色的浓重秋霜的打击 冬风的凛冽所有对他的打击他都没有屈服和忏悔依旧高昂着头 眺望着远方身体已被折服头颅紧贴地面他的眼神依然望向天空当冬日的第一片雪遮住他的眼神当大地的第一丝寒冷充满他的身体他的灵魂 他的等待,他的坚持冰冻禁锢全部埋入雪水中远方的眼神你在眺望远方的时候可有望向我的方向远方的等待你在等待的瞬间可曾体会我的体会当春天来临时你是否和我一样身体已经毁坏灵魂也已消散无心在等待的等待在无尽的背影中渐渐消失力气已经没有办法在支持你的等待我在坚持即使春天已来我们的生命已经终结,。